当你观看古典历史剧和武侠题材剧时,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情形:每逢喜庆盛典、欢聚结盟等重大场景,导演总会安排一场饮酒的情境,剧中人喝着从小酒坛子里筛出来的酒,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有的干脆就捧着一个小酒坛子豪饮,陶醉在醉意醇香的世界里……
    其实,那个酒坛子并非早期的酒器,而是现代一个专门盛酒的陶器。小口大腹,颈部内收,陶土烧制,外表棕黄或棕红色,俗称“山东坛”。
虽然,山东坛看上去很一般,但其来历却不一般。
    二十世纪50年代后期,我国正处于计划经济时代,为了满足市场需要,提升绍兴酒的包装层次,根据相关部门的要求,国内著名美术大师、工艺美术界的学术泰斗、原浙江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主任邓白教授为绍兴黄酒专门设计了一种陶土酒坛,用于盛放绍兴酒。每只山东坛容量为1625ml,外形仿如贮酒的大坛,坛肩的周边有四个“耳朵”,坛壁上饰有稻叶和稻穗浮雕,外饰棕黄色釉,以软木塞和红色鸡皮套封口,四耳上吊扎彩色(红色居多)绸带装饰。
    整个设计古朴典雅,端庄美观,很具代表性,加之携带便利,一时风靡大江南北,来绍兴旅游的人离开之时,总会捎上两坛带回去。由于酒坛在山东淄博烧制而成,故得名“山东坛”。
随着岁月的流逝,山东坛装的绍兴酒不但成为绍兴酒的重要品种,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变成了绍兴酒的品牌背书。
隐性成本下的现实困境
    无论你以商品抑或艺术品的视角进行审视,山东坛的设计都可谓别具一格,文化味道浓厚,艺术色彩鲜明,既满足了绍兴酒贮存提质的要求,又解决了原来大坛绍兴酒的搬运难题,创新的包装与美观的外形,产品一问世便得到社会的广泛欢迎。进入市场经济后,各大绍兴酒生产厂家纷纷追随,竞相模仿。除了坛身上的商标有所差异,从远处看去基本大同小异。
    应该说,山东坛为绍兴黄酒的商业推广和绍兴黄酒文化的传播与弘扬作出了重大贡献。
    遗憾的是,由于山东坛采用陶瓷烧制而成,随着市场容量的不断扩大,消费需求的日益旺盛,生产过程的破损率以及由此导致的渗漏问题成为各大厂家扩大再生产的一个“瓶颈”。
    首先,转运破损导致的渗透率居高不下。由于山东坛的形状不规则,叠放困难,包装转运更需花费较大的人力和物力,一车酒坛子从坛厂拉到酒厂后,光卸货就得4个搬运工近3个小时的时间;不仅如此,高达3%的破损率使得在生产和储存过程中的试漏渗透率高达7-9%,质量耗损极高。
    其次,产品试漏需要大量的堆场空间。由于堆放酒坛需要大量场地,而陶瓷材质极易破损,加之酒坛形状不规则,场地利用率低,空间占用大。酒坛长期堆放在外又使大量灰尘进入,影响坛子清洗,带来质量隐患。
    再次,高劳动强度引发的招工难问题。在山东坛的转运过程中,由于酒坛呈梯形堆放,人需站到坛上,平衡控制较难,对传坛工的技能要求较高,传坛人的手经常起泡、破损,工人怨言很大,用工招聘越来越难。

内外压力下的创新驱动
    由于市场对山东坛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大,有的品种已供不应求,可生产却又无法及时跟上,尤其是传坛工的紧缺以及坛子破损率的居高不下使得车间苦恼不堪。
现实摆在面前,怎么办?
    曾担任瓶酒车间主任的沈宝庆有着切身的体会。传坛的人招不到,损失又大,焦急之下,生产、管理部门一起开动脑子,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最终提出了把山东坛关进“笼子”里的想法,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周转方便快捷,二是可以降低破损率。
    形成共识后,车间结合实际生产制作了几只笼子,并叫来绍兴当地的一家酒坛供应商,希望能够一起配合,用“笼子”来装酒坛子,解决生产问题。然而,由于此项工作需要坛子供应商也制作一批笼子,以便循环使用,同时,还需增加铲车等设备,最终没有得以实施。
    2013年,公司积极响应政府“机器换人”发展思路,在董事长金建顺和总经理傅祖康的共同推动下,公司掀起了一股变革创新的热潮。一方面,通过开设“变革与创新”大讲堂,转变观念,凝聚共识,打造合力;另一方面,导入精细化管理理念,向管理要效益。
    有一次,在车间召开的管理现场会上,当了解到山东坛的堆放和破损这一积习难题时,公司领导当场拍板,要求设备、物流、生产等相关部门大胆创新试验,攻克难关,同时,还把几家酒坛供应商一起叫到生产现场,探讨解决方案。
    在学习参观超市的仓贮管理之后,很快,一个结合货车、酒坛以及堆放场地,集合各方智慧的可行性方案呈现在公司决策层面前,并迅速达成共识,付诸实施。各大供应商也积极响应笼子贮运的变革,公司还拨出专门资金,邀请上海、宁波、江苏等四家单位进行招投标,共制作完成了1000多只会稽山山东坛的专用笼子,从根本上解决了坛子传运周转难题,实现了历史性的变革与突破。

“笼子”引发的“蝴蝶效应”
    新生事物刚诞生时,并不总是十全十美,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本以为笼子出来后一切都变得简单和顺畅,可就在笼子的叠放中碰到了困难。
    原来,由于铲车工人怕麻烦图方便,设计时考虑的三层叠放在实际操作中变成了两层,不但场地利用率降低,还影响了正常周转。一天午饭后,当金董在现场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当即召集相关部门负责人,要求大家跳出常规思路,多用心想问题,为什么不能放三层?并建议将二、三两层一起铲放。一语惊醒梦中人,在场人员马上试验,问题迎刃而解。
从之前低效率的手工拣坛到半机械化的铲车集运,从笼子的两层堆放到三层叠放,从山东坛包装的单人操作到集体流水线包装,所谓一路通便路路通,一只小小的笼子解决了困扰多年的山东坛班产效率低、破损多、渗漏高、用工难等老大难问题。
    由于实现了半机械化操作,新的仓贮流程得以全面实施。借助笼子,不但山东坛包装实现了运输、仓贮、生产、包装的一条龙生产,仓贮空间得到充分利用,物流装运的“瓶颈”彻底突破,而且推而广之,把笼子应用到了公司所有陶瓷产品的试漏、中转和包装,引发了一场流程创新与变革的“蝴蝶效应”。
    一笔经济帐便能说明所有的问题。
同样数量的一车山东坛,原来完成卸货需要4个人连续工作3个小时,而现在只需1个人工作20分钟;试漏场所大大节约,1000只山东坛从原来需要4.76平方米减少到1.26平方米。由于生产效率的提高,同样的生产人员,每班产量提高到2100箱,比原来翻了近一番。

“机器换人”背景下的变革思考
    “做一只笼子并不难,难的是突破个人思想上的‘笼子’”。
    一只笼子,带来的不仅是物流和仓贮的变革,更是工作思路、管理理念的转变和提升。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升、用工荒等问题日益凸显,通过变革创新,实现“机器换人”,不仅降低了用工压力,减轻了劳动成本,重要的是提高了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为物流仓贮管理的整体变革和信息化管理提供了先决条件。
    2013年,公司在创新流程的同时,采取盘点、清理、整合等举措,整合仓储资源,盘活闲置土地,实施定置管理,降低仓储成本,依托信息化管理手段,实现了物流配送与仓储周转的有效对接。
    还是以山东坛包装为例,之前的工作由于全部依赖手工操作,对包装工要求很高,加上独立操作,每个包装工必须掌握所有的操作细节,对员工个人技能水平要求较高,包装水平参差不齐,质量不稳定;流程改变后,由于实现了流水操作,包装工只需做好一个环节的工作,个人技能要求大大降低,潜能得到充分发挥,专业化的分工合作不但使产品质量有了保证,品牌形象得到提升,为节约场地、集中管理提供了便捷,实现了山东坛从手工包装向半机械化操作的历史跨越。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企业,会稽山一直注重技术创新和产品质量管理。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在发展中提升,这是会稽山270年持续发展的根本法宝。山东坛包装的仓贮物流变革只是会稽山众多创新发展篇章中的一个缩影,会稽山的精细化管理之路正在向纵深推进。

2014年05月14日

一只"笼子" 催生的变革

发布时间:

内容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